子非

渣宰>>随意为之…
底线全职/黑我无所谓,别黑我的信仰。

【地府奇闻录】全员

chapter 3


  好不容易劝住不停吵嚷着要去揍嬴驷一顿的嬴渠

梁,商鞅似乎感觉自己都瘦了不少。


  “君上莫要这般了,鞅这不是还好生与你相见了吗?”


  “可是商君啊……”嬴渠梁欲言又止的模样让商鞅懂了他的心。


  商鞅擦了擦额头上汗水,故作疑问,转移话题道:“君上,你一直在此处等我?”


  嬴渠梁不疑有他,微微点了个头:“嗯。对了商君,你既已经来了,一会儿便同我回秦川地界去,见见我公父如何?”


  “献公?”商君有些吃惊,没想到竟还能见到以往的秦君。


  “正是。”嬴渠梁刚要拉过自家大良造的手,就听到一稚童声音在耳畔响起。


  “商君,阎王托我转告您,请您去阎王殿一趟。”就看着那稚童拿着个汤勺,提着锅汤,不是孟婆又是何人。


  “寻商君作甚?”


  “寻我作甚?”


  孝公与商君竟是异口同声,彼此朝对方看了一眼,视线对接,同时勾起了眉梢。


  青山松柏,莫若于此。


  “在下仅是一传话者耳,具体细要一概不知。”那幼稚孩童答了如此一句便敲着锅盖接着叫卖他那七色之汤去了。


  阎王怎么兀的就唤我前去?


  商君眼神里透出了些许犹疑,孝公顿时就明白了,“商君呐,可要我一同前去啊?”


  微微垂下眼帘,不可叫君上犯险,“君上,既是阎王相邀,定无危险,鞅,自去便可。”


  嬴渠梁看了看身侧还在奔流不停的忘川河,也知这是阎王地界,倘若有事早就有了,如何留到现在?


  这么一想便放心许多,这才由着商君独自前去谒见阎王。


  阎王殿前阴森森的,竟是除了看门卫守再无他鬼。


  更是有冷风呼啸,卷起万千风尘,让人不禁肃然。


  此时,一白衣人却正坐在阎王殿里与那阎王推杯换盏。


  商君刚到阎王殿时,心里还颇具犹疑,可谁料这阎王口舌这般好,竟将满腹疑虑统统打消。


  更是摆上满桌酒宴与他相谈,不得不让商君感叹这阎王的为人处世之道。


  “来,久仰商君大名。这秦菜苦酒便是我专门为君而备。”这阎王笑着眼睛微眯,与那狐狸颇为肖像,“商君呐,闻你善于法治,我今要创一报刊,还请你助我一臂之力才是。”


  酒过半巡,这老狐狸才堪堪开口,让商君有些哭笑不得。


  “此等要求您早说便是,何必如此款待于我。既是这般,我也愿出这一份心力。”


  “好!”阎王一把握住商君的手,“那,还请先生赐名。”


  “既是地府之事,又是一份报刊……那便唤作——地府奇闻录!如何?”商君沉吟一会儿,便将这以后将传承千万年的一份报刊定下名来。


  “地府奇闻录!”阎王忍不住拍起了手,“妙啊~妙啊~”


  这地府奇闻录由地府诸位贤人主笔,意在为地府众人传递阳间消息,消息来源嘛,自然是黑白无常二位了。


  地府本不算狭小,历代君王将相住着都还算安生,可自从进入春秋之后,这诸侯国的国君,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不是今天我窜唆了几万人马,就是明天他带着将士浩浩汤汤。


  这怎么让鬼安心住着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阎王很久,直到近些日子看到商鞅这个注重公务的秦国大良造,才想出了创办一个所谓报刊,让这些一个个日日清闲的打斗的君王们忙活起来。


  地府奇闻录办了之后,还真让这群鬼安分了不少,日日守着下一批的发布。


  废话,这有上面的八卦看,谁还没事拼命干架啊?



〈瞎鸡儿摸鱼,越写越飘了������〉


【地府奇闻录】全员

chapter 2

  忘川河在不停的向前流动着,哗哗啦啦的水声没完没了的响着。

  嬴渠梁在这里呆了几天了,每日每日他都会出门朝着忘川水那头望去。

  今天,他的心跳的太快,太快。快的让嬴渠梁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

  这是什么预兆吗?

  商君,商君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嬴渠梁抬起右手死命地攥紧胸前的衣物,因着太过用力而指节有些泛白。

  忘川水还在不停的流。这让嬴渠梁回想起了他与商君说过的那句誓言。

  “信君如信我,终我一生,绝不负君!”

  “公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

  商君啊——我嬴渠梁没有违背誓言啊!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沿着河岸向着他这里走来,嬴渠梁微微往一旁让了让,却隐隐约约听见那些人嘴里轻声念叨的话语。

  “可惜了……商君……车裂……”

  “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商君大才啊!”

  脑子里一下子如同有炸雷一般,嬴渠梁几乎是顷刻间脸色煞白。

  怎么,怎么会?

  我留下的那些东西难道没有护好商君吗?

  嬴驷那个混小子!

  在跌坐在地上的一瞬间,嬴渠梁的脑子里飘过几个念头,却是让他更加气恼后悔。

  眼睛瞬间就被红色沾染,视野渐渐开始模糊起来。

  商君啊,是我嬴渠梁对不住你啊!

  忘川河水日夜不停,这地府也是无论白日黑夜尽是一片墨色。

  隐约间,嬴渠梁似乎听见远远处有人在呼唤着他。

  “君上,君上……”

  商君,是商君。

  可是抬头放眼四周,分明四周无人,商君又何在?

  “君上,我在河中。”

  河里!

  嬴渠梁往河里一看,确确实实有一个包裹在其间。

  可是,这是商君?

  “君上,是我。快把我捞上去吧。”正在嬴渠梁犹疑之时,那个包裹竟然真真传出了商君之声。

  “好好。”嬴渠梁慌慌张张地跳入流动不止的河水中,连衣袖都未来得及卷起。

  谁想这忘川水看似流动不止,却粘稠的像是蜂蜜,嬴渠梁在其中竟是难以挪动,也难怪商君漂了那么久没漂走。

  “商君啊,你怎得成了这幅模样啊?”嬴渠梁一脸哀戚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打捞上来的包裹,颇觉一言难尽。

  就见这包裹中竟是五个部件,双手双脚摆放地那叫一个整整齐齐,就只有那头颅连着躯干正在开口说话。

  “君上还是先把我拼起来再说吧。”商君有些苍白的脸露出微微一笑。

  嬴渠梁想想也是,这么说话还是有些瘆得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手上轻柔的把商君的四肢给拼上。

  “嬴驷这个混小子,等他下来了我非得好好揍他一顿!”咬牙切齿的声音愣是吓得周围的鬼都悄悄地绕道而行。

  “君上切勿动怒,此乃鞅自愿赴死。”商鞅动了动被拼好的手脚,竟发觉自家君上手艺还不错。

  “鸟!那也得揍!”

  嬴渠梁骂骂咧咧的,却并非真心在怨怪嬴驷,他在怨的,是自己。

  是他嬴渠梁想的不够周全,没有把事情安排完善,一心思虑着只要甘龙和嬴虔死了商君便可安然无惧。

  是他,没护好商君。

  (文笔不好,ooc常见,望见谅。)

【地府奇闻录】全员

chapter 1


  嬴渠梁刚到地府的时候,被阴森森的气氛吓了一跳。


  地府仿佛被人,哦不,是鬼——地府仿佛被鬼塞满,几乎没有能够让他好生走动走动的地方。


  这让嬴渠梁在地府里徘徊了整整三天,直到他看到眼前的一排汤锅。


  “卖汤了,卖汤了啊!”就看着一个幼稚少童站在汤锅前挥舞着汤勺,一边大声叫卖着,“赤汤忘情,橙汤忘恨,黄汤忘祖,绿汤忘念,青汤忘贪,蓝汤忘死,紫汤啊,忘生。”


  这新奇言语却让嬴渠梁大感兴趣,连忙上前询问这小童:“这,地府之下卖汤的难道不是孟婆吗?怎么是小童在此叫卖?”


  这话一问出口,小童还没甚么变化呢,一旁等着盛汤的小鬼们却是先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你是新来的吧,这孟婆不过一个名称耳耳,但有能人,皆能为之,何必拘泥于一孟婆啊?哈哈哈哈。”


  “彩!”此话一完,四面竟是喝彩声不断。


  在这不断的喝彩声中,那童子却是笑而不语。


  嬴渠梁拍了拍手,又上前去问询:“先生,我初来此地,还望先生见谅。”


  汤里倒映着的,是一个年轻男子,正一脸虚心。嬴渠梁看着汤里自己年轻的样貌,不觉有些惊叹,想自己执政多年,年老时亦是遗憾万分,到了地府却是如获新生一般。


  “不知这七色汤何意,请先生教我。”嬴渠梁两手交合,拱手便向这卖汤小童一鞠。


  “区区卖汤之人,何当孝公一句先生啊?”这小童笑了笑,“公自唤我孟婆亦可。”


  “孝公?先生为何如此唤我啊?”嬴渠梁吃惊地喊了出声,引起身边一群鬼的一阵喧闹。


  “孝公?秦君?”


  “哈哈哈哈,秦君也下来了!算不得老夫白死!”


  “快,快去报献公。”


  …………


  一时纷扰不停,孟婆轻咳了一声,这才让四周又有序起来。


  就见孟婆微微挑了挑眉,朝孝公也拱了拱手:“公死后之谥号耳。地府规矩,凡王侯将相死后容貌皆为壮年模样,不可轻易投胎。”


  又指了指身后汤锅,“忘情者,忘却生前挚爱之人。忘恨者,忘却生前深仇大恨之敌手。忘祖者,丢弃祖上基业教训。忘念忘贪者,忘生前执念,忘生前贪念。忘死忘生者,抛却此生死因,忘却偷生欲念。”


  孝公在原地愣了愣,看了看四周荒寂的一片黑色,又看了眼孟婆身后那来人络绎不绝的奈何桥,不禁长叹一声:“忘情忘恨,忘生忘死,何其悲哀啊!”


  地府尚黑,倒与秦国无异。此时,孝公却是英雄有泪无处安放。


  “敢问先生,何处可以等人啊?”孝公眼眶泛着点水渍,又朝着孟婆拱了下手。


  “这要看孝公想等何人了。”那孟婆轻巧巧笑笑,露出一抹稚童神色,“若是要等心中人,便在忘川河边等待便是。若是要等寻常之人,尽可跟着孝公身后这位一起回你秦川所在之地。”


  身后?


  孝公缓缓转头,入眼的是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


  “公父!”


  他有多久没看到公父这壮年模样了,想那时,他也还只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而今,却是在这地府与公父再次相遇了!


  “渠梁——公父懂了,公父果真没有看错啊。”献公抬手抚了抚自己这已经成长为一代君主的孩子,眼眶发红的同时是带着欣慰笑意的嘴角渐弯。


  “公父——”孝公几乎是双手发颤着握上自己父亲的双手。


  四手交握。


  “渠梁,要现在就和公父回去吗?”


  孝公握紧了手,眼里露出一副希冀:“公父,你先回去,我在这,等商君。”


  “也好,商君可是咱老秦人的大功臣呐!”献公一边说着一边挥手让人把忘川河畔的几间小屋修整出来。


  “是。公父你先回吧,不忙。”孝公看着忘川河不停的往前流入,向自己的公父点了点头。


  我在此处等你,商君。


  看着众人替他在忘川河边修起一座小楼,嬴渠梁的目光渐渐偏远。


【白吃了好多太太的粮,现在割腿肉来还啦- ̗̀(๑ᵔ⌔ᵔ๑)

文笔不好,bug很多,ooc也常有,不要介意鸭(๑˙ー˙๑)】


影子姑娘

  那个男孩子是前些日子才搬到这个城市的。




  
  影子姑娘一直跟在那个男孩子的身后,躲在男孩子的阴影里。
  




  喜欢他,不能说。
  




  影子姑娘很难过,她只是一个躲藏在黑暗里的影子,男孩又怎么会看到她一片痴心,看到她的爱呢?
  




  也许等男孩感到孤单的时候就会看到自己了吧。
  




  影子姑娘这样想着,偶尔会突然从男孩的影子里走出来,吓跑了男孩不少的朋友。
  




  男孩的朋友们喊他怪物呢!他们都不会再和男孩一起玩了。那我和男孩玩!
  




  影子姑娘想着,扯了一块新的布料就要去做新裙子,想给男孩留一个好印象。
  




  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漫天的星光把影子姑娘点缀的比以往更加美丽。
  




  但是男孩看不到,男孩眼里盛满了孤寂和落寞,还有脚下那一片人海与无底深渊,不能再装下影子姑娘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
  




  影子姑娘揪了揪裙角,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很疼。
  




  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影子姑娘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又没来得及抓住这一逃得飞快的思绪。
  




  看看我,我在你面前,看看我好吗?
  




  影子姑娘焦急的站了出来,站在了被黑红染遍了的地面,男孩的面前。
  




  男孩的眼睛看着她,一眨不眨,嘴角还挂着解脱的笑容。
  




  影子姑娘急了,她从未这样无措过。
  




  看着我,别走啊!
  




  是我错了,我不该吓你的朋友的,不要丢下我!
  




  我很孤单的……
  




  影子姑娘的呼喊没有人听得到,男孩也听不见。
  




  唯一作为回应的只有呼啸个不停的警铃大作和人们不断的惊呼与那撕心裂肺的哭喊……

置顶?

这里是个置顶。




很高兴和各位相识。







自我觉得是个很不成熟的人,文笔不成熟,生活也不成熟。

混的圈很广,很广。






是个用手机写文的写手(๑˙ー˙๑)

很辣鸡。







然后,很高兴能得到你们的喜欢和支持。








我一个高二理科生也是凉凉了。







有幸遇见你们,这么可爱的你们。

ALL越>>非典型麦麸

〈文笔渣,瞎鸡儿乱写,ooc,伪剧情向,含私设,多多包涵QAQ>

chapter9

     以下是芝莎芝的采访笔记。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学网球部部员。是的,我非常普通。



     唯一能拿出来说上一说的只有我被那个一年级新生不到半小时打败这件糗事了。



     不过我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



     我要对你们爆料的是,我觉得自从那个一年级新生来了之后,我们网球部就变得不对劲起来了。




     首先,我们部长平时不打球就躲在教学楼的教室里呆着的这个习惯很少见了。他现在几乎天天待在球场和正选一起练球!他以前没有这么频繁的啊!而且,我发誓我绝对看到了,我们部长一直悄咪咪盯着那个一年级生看。我现在都觉得我们部长的眼镜反光反的都不是太阳光,是那个一年级新生的光芒了。



     好了,上面这段希望你不要说出去,我怕被部长发现。




     然后,就是不二了。不二会点黑魔法这件事情其实我们学校都传遍了,是个众所周知的事情。在那个一年级生来了之后,不二就开始沉迷黑魔法了,而且还经常暴露。



     就比如昨天吧,不二对着那个一年级的念叨了几句,我亲眼,亲眼看着不二头上冒出红心来了,还挺多挺亮的。要不是当时就我们几个非正选在,不二估计得出事。



      我说的是真的,不是开玩笑,请你相信我。



      不相信是不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我说的就是真的,没有毛病。




       最后说一下其他两个二年级的。好说我也是在网球部待了三年的人了,那眼睛也是蹭亮蹭亮的。不说看人一看一个准吧,细节也是捕捉得到的。



        就,就那个桃城。你说说,平时和海堂斗嘴就算了,现在是天天扒着越前龙马不放啊。你说,他一直占着龙马不放别人怎么办?啊?怎么办?



        还有那个海堂,作为一个不好相处的后辈,平时看到我都没什么反应,现在呢?看到越前龙马就面红耳赤(多亏我眼尖看出来了)。



        现在的二年级,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相信我。




        我不是因为嫉妒什么才这么说的。




        真的不是,他们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呢?正选?这没什么的,是我太普通了嘛。




         越前龙马?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因为没有龙马吸就嫉妒呢?怎么可能?哈哈哈。不可能的。







         以上。芝莎芝记录。

是真的可爱。然而jiojio被我画的有点奇怪
QAQ

ALL越>非典型麦麸

〈文笔渣,瞎鸡儿乱写,ooc,伪剧情向,含私设,多多包涵QAQ>

chapter8


    “乾学长的打法真是有些麻烦啊。”越前独自一人窝在浴缸里喃喃着。


    今天和乾打的这一场难得的,越前打的有些棘手。


    乾学长的打法,之前没有遇到过。


    琥珀色的眼瞳微微眨了眨,龙马挥手将手中的网球抛了出去。


    不过,乾学长的果汁很好喝。


    “特殊待遇,给。”乾是这么对着那个打败自己的少年说道的。


    手里端着一杯果汁的乾不知为何,似乎悠闲的奇怪。


    怎么也不会告知他人,自己被这么一个少年勾了心弦。


    乾推了推自己厚厚的眼镜。反而勾起了少年的好奇心。


    “乾学长,能看看吗?”龙马压了压帽沿,显然是对自己的要求心里没有底。


    不出意外的接受到了拒绝的回答。


     “切。”


    乾眼镜后的眼睛不易察觉的眯了眯,抬手拍了拍明显是在傲娇的少年并不宽厚的肩膀。


    “应该多喝牛奶。”为了掩饰自己眼镜背后的火光,乾推了推眼镜,“牛奶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性让你长高。”


     [乾学长还真是……唔。]越前这么思量着,刚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想办法回绝这不太妙的好意,就被突如其来的桃城一把勾进自己怀里。


    另一边的海堂却是难得的没和桃城斗嘴,冲着乾微微嘶嘶了两声就径直走进了球场。


    听到了啊,乾学长。


    对小不点不怀好意啊。


    龙马对着一切没有任何异议,抬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就理所当然的被桃城勾走了。


    越前收回了神游天外的思想,从浴室里走出去就是扑面而来的卡鲁宾。


    有的人啊,表面上光鲜亮丽网球打的还特别好,其实他背地里连猫都有了。

ALL越>非典型麦麸

〈文笔渣,瞎鸡儿乱写,ooc,伪剧情向,含私设,多多包涵QAQ>

chapter7


     海堂站上球场的时候还是很有自信心的。不过一个一年级新生,怎么可能打得赢他呢?


    不过对方像猫一样的琥珀瞳孔让海堂有些愣神。


     是猫啊。


    背地里是个毛绒绒控的海堂非常想要养一只猫结束他天天云吸猫的日常。



    别看有的人表面上光鲜亮丽还像只毒蛇,其实他背地里连只猫都没有。




    嘶,想吸。


    等等,自己在比赛。


     回过神来的海堂一球一球的感受着少年打过来的力度,又一球球地竭力回击。


    “蛇球,其实就是曲球。”少年扬起下巴,带着丝丝的自傲,却不让人觉得厌烦。“我说的没错吧,海堂学长。”


    在看到少年打出自己擅长的招数时,海堂懵了,脸上却还是那一贯的表情,就是心里已经慌的不行。


     被猫反咬了的毒蛇会有什么反应呢?


     你问海堂?


      嘶嘶,当然是选择原谅他然后开始吸猫啊。


      输掉了比赛,海堂倒没有其他人想着的那么颓废,就是心里隐隐被某个少年划下了重重的一痕。


     嘶,猫一样的少年啊。

就像是夏日洋洋洒洒从树缝间落下的阳光,每个人都记得少年到底给他们带来了多少温暖。
那么美好的少年,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