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ELIO

渣宰>>随意为之…
底线全职/黑我无所谓,别黑我的信仰。

影子姑娘

  那个男孩子是前些日子才搬到这个城市的。




  
  影子姑娘一直跟在那个男孩子的身后,躲在男孩子的阴影里。
  




  喜欢他,不能说。
  




  影子姑娘很难过,她只是一个躲藏在黑暗里的影子,男孩又怎么会看到她一片痴心,看到她的爱呢?
  




  也许等男孩感到孤单的时候就会看到自己了吧。
  




  影子姑娘这样想着,偶尔会突然从男孩的影子里走出来,吓跑了男孩不少的朋友。
  




  男孩的朋友们喊他怪物呢!他们都不会再和男孩一起玩了。那我和男孩玩!
  




  影子姑娘想着,扯了一块新的布料就要去做新裙子,想给男孩留一个好印象。
  




  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漫天的星光把影子姑娘点缀的比以往更加美丽。
  




  但是男孩看不到,男孩眼里盛满了孤寂和落寞,还有脚下那一片人海与无底深渊,不能再装下影子姑娘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
  




  影子姑娘揪了揪裙角,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很疼。
  




  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影子姑娘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又没来得及抓住这一逃得飞快的思绪。
  




  看看我,我在你面前,看看我好吗?
  




  影子姑娘焦急的站了出来,站在了被黑红染遍了的地面,男孩的面前。
  




  男孩的眼睛看着她,一眨不眨,嘴角还挂着解脱的笑容。
  




  影子姑娘急了,她从未这样无措过。
  




  看着我,别走啊!
  




  是我错了,我不该吓你的朋友的,不要丢下我!
  




  我很孤单的……
  




  影子姑娘的呼喊没有人听得到,男孩也听不见。
  




  唯一作为回应的只有呼啸个不停的警铃大作和人们不断的惊呼与那撕心裂肺的哭喊……

置顶?

这里是个置顶。






很高兴和各位相识。









自我觉得是个很不成熟的人,文笔不成熟,生活也不成熟。

混的圈很广,很广。不过主要还是在全职网王里浪荡。









是个用手机作图的美工

很辣鸡。









然后,很高兴能得到你们的喜欢和支持。










我一个准高二理科生将来也是凉凉了。









有幸遇见你们,这么可爱的你们。

ALL越>>非典型麦麸

〈文笔渣,瞎鸡儿乱写,ooc,伪剧情向,含私设,多多包涵QAQ>

chapter9

     以下是芝莎芝的采访笔记。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学网球部部员。是的,我非常普通。



     唯一能拿出来说上一说的只有我被那个一年级新生不到半小时打败这件糗事了。



     不过我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



     我要对你们爆料的是,我觉得自从那个一年级新生来了之后,我们网球部就变得不对劲起来了。




     首先,我们部长平时不打球就躲在教学楼的教室里呆着的这个习惯很少见了。他现在几乎天天待在球场和正选一起练球!他以前没有这么频繁的啊!而且,我发誓我绝对看到了,我们部长一直悄咪咪盯着那个一年级生看。我现在都觉得我们部长的眼镜反光反的都不是太阳光,是那个一年级新生的光芒了。



     好了,上面这段希望你不要说出去,我怕被部长发现。




     然后,就是不二了。不二会点黑魔法这件事情其实我们学校都传遍了,是个众所周知的事情。在那个一年级生来了之后,不二就开始沉迷黑魔法了,而且还经常暴露。



     就比如昨天吧,不二对着那个一年级的念叨了几句,我亲眼,亲眼看着不二头上冒出红心来了,还挺多挺亮的。要不是当时就我们几个非正选在,不二估计得出事。



      我说的是真的,不是开玩笑,请你相信我。



      不相信是不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我说的就是真的,没有毛病。




       最后说一下其他两个二年级的。好说我也是在网球部待了三年的人了,那眼睛也是蹭亮蹭亮的。不说看人一看一个准吧,细节也是捕捉得到的。



        就,就那个桃城。你说说,平时和海堂斗嘴就算了,现在是天天扒着越前龙马不放啊。你说,他一直占着龙马不放别人怎么办?啊?怎么办?



        还有那个海堂,作为一个不好相处的后辈,平时看到我都没什么反应,现在呢?看到越前龙马就面红耳赤(多亏我眼尖看出来了)。



        现在的二年级,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相信我。




        我不是因为嫉妒什么才这么说的。




        真的不是,他们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呢?正选?这没什么的,是我太普通了嘛。




         越前龙马?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因为没有龙马吸就嫉妒呢?怎么可能?哈哈哈。不可能的。







         以上。芝莎芝记录。

是真的可爱。然而jiojio被我画的有点奇怪
QAQ

ALL越>非典型麦麸

〈文笔渣,瞎鸡儿乱写,ooc,伪剧情向,含私设,多多包涵QAQ>

chapter8


    “乾学长的打法真是有些麻烦啊。”越前独自一人窝在浴缸里喃喃着。


    今天和乾打的这一场难得的,越前打的有些棘手。


    乾学长的打法,之前没有遇到过。


    琥珀色的眼瞳微微眨了眨,龙马挥手将手中的网球抛了出去。


    不过,乾学长的果汁很好喝。


    “特殊待遇,给。”乾是这么对着那个打败自己的少年说道的。


    手里端着一杯果汁的乾不知为何,似乎悠闲的奇怪。


    怎么也不会告知他人,自己被这么一个少年勾了心弦。


    乾推了推自己厚厚的眼镜。反而勾起了少年的好奇心。


    “乾学长,能看看吗?”龙马压了压帽沿,显然是对自己的要求心里没有底。


    不出意外的接受到了拒绝的回答。


     “切。”


    乾眼镜后的眼睛不易察觉的眯了眯,抬手拍了拍明显是在傲娇的少年并不宽厚的肩膀。


    “应该多喝牛奶。”为了掩饰自己眼镜背后的火光,乾推了推眼镜,“牛奶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性让你长高。”


     [乾学长还真是……唔。]越前这么思量着,刚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想办法回绝这不太妙的好意,就被突如其来的桃城一把勾进自己怀里。


    另一边的海堂却是难得的没和桃城斗嘴,冲着乾微微嘶嘶了两声就径直走进了球场。


    听到了啊,乾学长。


    对小不点不怀好意啊。


    龙马对着一切没有任何异议,抬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就理所当然的被桃城勾走了。


    越前收回了神游天外的思想,从浴室里走出去就是扑面而来的卡鲁宾。


    有的人啊,表面上光鲜亮丽网球打的还特别好,其实他背地里连猫都有了。

ALL越>非典型麦麸

〈文笔渣,瞎鸡儿乱写,ooc,伪剧情向,含私设,多多包涵QAQ>

chapter7


     海堂站上球场的时候还是很有自信心的。不过一个一年级新生,怎么可能打得赢他呢?


    不过对方像猫一样的琥珀瞳孔让海堂有些愣神。


     是猫啊。


    背地里是个毛绒绒控的海堂非常想要养一只猫结束他天天云吸猫的日常。



    别看有的人表面上光鲜亮丽还像只毒蛇,其实他背地里连只猫都没有。




    嘶,想吸。


    等等,自己在比赛。


     回过神来的海堂一球一球的感受着少年打过来的力度,又一球球地竭力回击。


    “蛇球,其实就是曲球。”少年扬起下巴,带着丝丝的自傲,却不让人觉得厌烦。“我说的没错吧,海堂学长。”


    在看到少年打出自己擅长的招数时,海堂懵了,脸上却还是那一贯的表情,就是心里已经慌的不行。


     被猫反咬了的毒蛇会有什么反应呢?


     你问海堂?


      嘶嘶,当然是选择原谅他然后开始吸猫啊。


      输掉了比赛,海堂倒没有其他人想着的那么颓废,就是心里隐隐被某个少年划下了重重的一痕。


     嘶,猫一样的少年啊。

就像是夏日洋洋洒洒从树缝间落下的阳光,每个人都记得少年到底给他们带来了多少温暖。
那么美好的少年,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ALL越>非典型麦麸

〈文笔渣,瞎鸡儿乱写,ooc,伪剧情向,含私设,多多包涵QAQ>

chapter6

    众所周知,不二周助是个很神奇的网球运动员。

    他不仅会眯眯眼,还会黑暗魔法。

    对的,就像动漫里的魔女那样,经常背地里研究一些很神奇的魔法和药水。





    那一天,对的,我们又跳时间线了。





    那一天,不二周助正在想着刚学会的一则小魔法,口里小小声地念叨着,保证四周除了他没人听得到。

    “不二学长,你在干什么?”突然出声的龙马出现在不二的眼前,说没吓到不二是假的。

    不二的眯眯眼眯的更细了。


    他的魔法有什么效果来的???

    龙马应该没事吧?

    他不会解除魔法的方法啊!




    “龙马,找我有事吗?”不二略带心虚地问出口,眯着的眼睛不自在的盯着龙马。




    这双琥珀色的眼睛真好看啊,像两颗糖果。

    想吃。




    越前两只眼睛冲着不二眨巴了两下,“乾学长说要练习对打。”




    真可爱,朝自己眨眼睛了呢。

    唔~好像在发光。

    等等,他今天的心理活动是不是有点多了?




    “我们吗,龙马?”不二心中惊讶着,脸上却依然带着微笑,冲着龙马歪了歪脑袋。

    龙马扯了扯头顶的帽子,感受了一下远处飘来的清风,点了下头:“嗯。”




    真的太可爱了。

    对打啊,和龙马!

    开心!!!




    “那我们开始吧,龙马。”不二的头发在风中微微扬起,脸上的微笑带着些许疏离感。





    龙马又往下压了压帽沿,该不该和不二学长说他脑袋上一直冒着文字泡呢?





    话说,什么魔法,什么琥珀啊?





    嗯,决定了,今天,就更努力一点和不二学长练习吧!

    龙马暗暗看了眼盯着他脑袋上不断冒着文字泡的不二,又压低了帽沿。





    (哎呀呀,不二你的心里话被人家看到啦w)





    (所以说魔法什么的都是不靠谱的W)